被窝文学爱好者
微博请搜“白色扁平状面制品”

如何打开AO3

转给首页需要的小伙伴。

要确信AO3还活着,只是打开姿势需要调整。

路漫漫其修远兮:

最近有来看文的人突然多了,经常有人问我AO3打不开的问题。

首先AO3并没有被墙,多数人都打得开,打不开只有网络抽风这一个解释,只不过抽风也有很多种,他们自己维护也是有可能的。

打不开的话,你可以尝试以下方式:

1 多刷刷,刷着刷着大概就出来了

2 看看你的防火墙、杀毒软件、安全卫士等等是否屏蔽了AO3,是的AO3经常被他们屏蔽,因为xing'ai文学太多,解决方法请自行百度

3 查看你的dns解析是否有问题,具体请自行百度

4 尝试科学上网,但这并不是...

【志雄X范川】铁路街餐饮业二三事 12

12

他确是有意要给老黄认认真真做碗独家秘方的面,浇头他都想好了,不像平时卖的那么流水化不走心。特产的扁豆有个外号是黄金勾,里面颗颗豆子都是圆滚滚的,烧熟以后面的很。豆荚又嫩又鲜,连尖儿都不用掐,直接爆出油亮亮的脆皮儿来,添上拇指宽的五花肉慢慢的焖,焖到肉都化了,便是上好的浇头。扁豆的香里混了油脂,肉化在汤里,融在筋道的面条上,香得赛过西施的舌头。做起来太费时间,一般人没有这口福。偏偏小马天天盯在店里,总问什么时候做私房面她要跟着吃一口。范川千思万虑放不下脸面,伸着俩手装傻。

有些事儿讲究个时机,时间拖得越久,话就越难开口。范川天天去对面中餐馆报到,就是一句不提。他不提,黄志雄也不提。自从...

【志雄X范川】铁路街餐饮业二三事 11

更新的时间非常没有章法,基本上是想几点更就几点更。

11.

黄志雄的尾音里再也藏不住他的悲伤和无奈,而范川也找不到可以说出口的安慰。他一直想知道黄志雄隐藏在和煦面具下的B面是什么样子,却不想挑破了这样大的一个脓包,这算什么,意外收获?

黄志雄的眼睛是血色的,像个濒死的兽,他陷在自己的情绪里,与过去再一次缠斗肉搏。

“我真的上了战场才知道,那是另一个人间炼狱。敌人的死,战友的死,都像我的那个朋友一样,是毫无原因毫无价值的,”他说得很慢,好像叙述这件事对他来说就是一场他必须面临的战役,“我的身边几乎每天都在死人,每天都在流血。风沙大的时候,血腥味能从几公里外传过来,我和战友们像野兽一样活在...

【志雄X范川】铁路街餐饮业二三事 10

前情提要:范川在铁路街开了个面馆,他和对面餐馆的黄志雄黄老板一直不睦,黄老板帮他打过架蹲过局子,还陪他一起骑过摩托之后,两个人成为朋友。这天,老黄亲自下厨炒了两个菜,跟他一起聊天。


第10节

“拆迁?这事你是听谁说的?”

范川连嚼花生米都停了下来,眯起眼睛看眼前的黄志雄,这个外来的人斩钉截铁地告诉他,这个地方马上就要拆迁了,也不知道是通过什么渠道得到的消息。

“我当然有我自己的办法,你信我就行了。”黄志雄不告诉他,只是低头用筷子头扒拉着盘子紫色的萝卜丝,不敢看他似的,“我告诉你,是希望你早做准备。这房子也不是你的,赶紧去找个新地方,两个地点同时开业,等这边彻底关张的时候,也有个衔接...

[推文] 谭赵《故人初识》

完了完了我要脸红了脸红了。
呜呜呜小天使你不知道现在的我多么需要被夸。
爱死你了。

猫猫的楼诚推文小号:

今天要推的,是@饺子皮® 太太的故人《故人初识》,看文点tag在这里。其实饺子皮太太的热度非常高,应该大家都看过了,只是想记录一下我的喜欢。



谭赵比起其他拉郎配稍有优势,毕竟是处在同一个世界,因此衍生文的量也多,文多了,于是各种相遇的方式也都被写得差不多了,好作者的厉害之处,不光光在于开发新一种让两人合理滚上床相识的方式,而是在既有的套路之下,写出不同的花来。



饺子皮太太就是在这对经常被封为走肾组的...

【楼诚】锱铢必较

一个应景的东西。小甜饼?


对于明家的阿诚来说,和大哥一起去卢浮宫体会大师们的线条和阴影、色彩和空间,是一件梦寐以求的事情。他们兄弟二人自从来到巴黎,或是因为工作,或是因为学业,却一直没有寻到一个合适的机会。然而,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摆在他面前,他却有些不愿了。

“大哥,您的信。”阿诚犹豫了很久,才从菜篮子的底端抽出了这封他刚刚收到的信。胡萝卜叶子上的露水和泥巴弄脏了信封,也掩盖住了它曾经偷偷被打开过的痕迹。

明楼不动声色地擦了擦信上的泥水印,笑着问他:“怎么才回来,我都饿了。”

当然不能说偷看信耽误了时间。“为了买的菜新鲜一点,走得远了些。您想吃什么?胡萝卜葱油饼?”

得到了正面的...

#枯春·老谭到底有多扣

大凡穷过的老板,突然掌握了一些计划外的财富,大抵要分成两派。一派是肆意挥霍花天酒地的,一派是忆苦思甜紧勒裤带的。老谭就是后面的那种。有的人喜欢将金钱换成物质享受,有的人则沉迷于欣赏金钱数字的增长,这是各人偏好,无可厚非。

一直都小布尔乔亚惯了的赵医生对此不置可否,只是看他出国旅行归来时,还往毫无空隙的行李里用力塞一双非常破旧的鞋子,忍不住劝他,给你买双新的,快扔了吧!

好好!好!答应的可痛快了。

赵启平并不愿意承认他后来绝对在储物柜的角落里再一次看到了这双鞋子。


谭总要过生日了,以邱莹莹为首的业务代表们合资买了一个还不错的手包送给...

因为工作的缘故,赵启平经常能见到各种光溜溜的躯体,连最细小的绒毛都被剃光的那种光溜溜。今天置换股骨头的这位大叔连下面的毛都被剃得十分光净,赵启平本能地瞄了两眼,顿时觉得胯下一凉。下了台问备皮的护士:今天这个是后侧开口的,咋前面也给剃了?

护士捂着嘴偷着乐:不是我剃的,那是患者的个人行为。

哟呵,这大叔还挺新潮的。

晚上回了家,赵医生在浴室镜子前搔首弄姿,最后抓了两把自己的毛,鬼使神差地拿起了盥洗台上的刮胡刀,对自己的毛发毫不犹疑地斩草除根。

让你嘲笑我毛发多!

老庄后半夜回来的,对即将到来的生活变化一无所知,脚也没洗一头栽到床上,被子底下的鼾声弱了几下,又继续原来的节奏。老庄甚至连每...

庄恕一本正经地走进手术室的时候,意外地遇到了失散多年的师弟赵启平。小赵也很惊讶,说,想不到你这这浓眉大眼的也来割包皮啊?老庄说,想不到当年的骨科一把刀也沦落到在男科诊所赚外快啊?手术室里气氛一时有些紧张,据美小护透露,双方都保持了知识分子的风度,并没有立刻用手术刀打起来造成人员伤亡乃至刑事案件。至于为什么一个月之后才真正地打得不可开交,具体原因泌尿科墙上宣传板都写了:一个月内最好不要有性生活。

老庄:都是你撩的,线都开了,不美观。

小赵:老同志在某些方面还是需要进步和学习。


枯春番外之 春幸

这是老而弥坚的“不老哥”


ao3


再一次感谢大家,感谢主催。鞠躬。


我一直用这张照片脑补2016年的家明小可爱。娇俏可人,品味优良。

铁路街餐饮业二三事 番外

一个多年以后的重逢故事。送给猫做生日礼物。

砖太重牙太疼,否则我就开车了。

望笑纳。

——————

开业的那天,太阳像给范川的身上镀了一层金光,花篮一个又一个地堆在门口,最后一声鞭炮炸响完许久,还有红色的纸屑飘飘悠悠地落下来。范川穿过硝烟弥漫的门口,笑着和来庆贺的宾客勾肩搭背,庆祝他终于把第五家饭店开到了寸土寸金的铁路街。

花的香味太浓了,范川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楼顶贵宾包间里嗡嗡响着交谈声,范川冷静地看着自己和他们寒暄,这些人有许多是他父亲的故旧,更多的是故旧之子,他们在“父一辈子一辈”的家训中把长辈的人际关系一并继承下来,互相捆绑着友情和利益,把人类群居动物的习性发挥到了极致...

【志雄x范川】铁路街餐饮业二三事 9

从铁路街前往二嫂家只需要二十分钟的脚程,而这对于摩托车来说不过就是拐几个弯儿的事。车子穿过三个红绿灯,跨过一条栏杆上刻着浮雕的石头桥,如果想更快一点,可以钻那条勉强一人宽的砖墙胡同。红色的砖石一半隐藏在阴影里,一半暴露在阳光下,清晨的阳光折射在灰尘上,把整个世界都照得金灿灿的。

“哟,你们俩今天搭伴来啦!”二嫂的热情劲儿在小伙子们的身上体现得更为明显,一脸慈爱拦都拦不住,“这样多好!街坊邻居的,和和气气的,是吧!”

范川有点儿臊得慌,好像街坊矛盾都是他一人的过错似的。黄志雄一猫腰钻进一堆堆分割好的绿色袋子里寻么,他预定的油菜土豆西红柿用的最多,到底哪包才是?范川只好把话头接过去闲聊,什么秋...

【志雄x范川】铁路街餐饮业二三事 8

凌晨四点,范川精疲力尽,在腰间摸了钥匙开门。从贴了“范家面馆”红色不干胶缝隙向外看,老黄蹲在自家门口,借着东方泛起的光亮在擦他那辆买菜用的摩托。范川忍不住打了一个超长的哈欠,立刻就有液体糊上了他的眼睛,这样就能让他好好琢磨琢磨昨晚上到底做了一个什么奇怪的梦。

他晃了晃有些发胀的脑袋,在厨房角落的水缸里舀了一瓢水,直接从头浇到脚底下。冰凉的水流激在他脸上,顺着眉毛流到下巴处滴落。他昨天是喝多了没错,稀里糊涂地打了一架,又稀里糊涂地进了局子,剧情走到这没毛病啊。但是为什么他会被一个男的、老爷们、带把的,紧紧搂在怀里,哭了半宿呢?

不,不是他哭的。是那个挺老高的大个子哭的。大个子抱着他,似乎有一...

【志雄x范川】铁路街餐饮业二三事 7

午夜的月亮极高地挂在天上,显得又亮又小,从黄志雄的这个角度看上去,像一个反光的狙击枪瞄准镜。可能上帝就喜欢这样端着什么奇怪的武器瞄着人间吧,看谁不顺眼就让命运给他一枪,比如突然遭遇什么自己都意料不到的倒霉事儿,或者让不长眼的子弹从肺叶里穿过去。但是这边的人不信上帝,他们谁都不信,每一个人都只肯信自己。

就比如从街角对面拎着酒瓶子和零食跑回来的那个家伙,已经被酒精蹂躏过一次,又被请进了局子里,居然还要再喝一杯,不知是兴奋失控的神经在作怪,还是他实际上也像他一样,是个肚内有酒神作怪的人?在铁路街上,黄志雄见了太多这样的人,他们可能是力夫,也可能是铁匠,当然也可以是个面馆老板。他们喜欢在酒精的麻痹...

【奥尤/维勇】我们都要学着耍流氓

平生没有搞过暗恋文,挑战一下自我,祝这只荔枝生日快乐。

 @As Time Goes By 对不起我的医务室可能要搞不出来了,您将就看看这个吧。


奥塔别克·阿尔京站在ISU高级中学门口,扫视着每一个出来的学生。十五分钟前,他在众人的惊讶声中第一个交了卷,一贯和学生们打成一片的美奈子老师十分友善地提醒他,应该再仔细检查一下。

“谢谢老师,”奥塔别克面对老师总是有礼貌的,但这并不影响他我行我素,“我已经检查得很仔细了。如果有哪一道题扣了分,那一定是因为我还没学好,绝不会是马虎。”美奈子老师点点头,接下了奥塔别克交上来的卷纸。

奥塔别克对待每...

【齐勇x一郎】假如一郎生病了怎么治


书接上回


齐勇嘿嘿冷笑了两声:“要是这么说,我也不光会吹口琴呢……”

一郎的眼睛一亮。

“我还会弹吉他呢。”

看一郎的表情再次黯淡下去,齐勇不忍心逗病号,贴在他耳边低声调笑道:“你现在里头一定特别热吧……”他用嘴唇蹭着发烧的耳朵,上面一层绒毛软软的,微微颤着,像等着人来吃来舔似的。齐勇贴着他耳朵轻轻咬了两下,说道:“等你病好的,现在我还是给你吹口琴吧。”

耳朵再一次红了起来,在齐勇的怀里打了一个哆嗦。齐勇知道这人专挑生病的时候耍流氓,无非是想努力夺取关注,安全感在这个时刻骤降为零。一郎对于孤独好像患了过敏症似的,只要闭上眼睛,黑暗就从心底里泛了出来,像深夜里电视嘶嘶啦啦的雪花声,...

【一郎x齐勇】假如一郎有病了怎么办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撸一发完。


太阳露头没有三天,一场倒春寒,连着熬了好几夜的龟田君就病了。

齐勇把他按进软蓬蓬的被子里,逼着他给那个满脸严肃的日本老板打电话请假,“当务之急是休息,让那些KPI见鬼去吧!”他想起了很多男人讨巧另一半时说的别干了我养你之类的肉麻话,觉得十分幼稚,于是在嘴边抿了一个转瞬即逝的微笑。

一郎叽哩哇啦地对着电话用岛国话哈依哈依了半天,终于收线一头栽到床上。一百八十多的大个子,放倒的时候也是体积颇为可观的一大坨,埋在被子里俨然巨型蛹成精,齐勇过去看了他一眼,两眼紧闭睫毛抖着,深锁的眉心上勾着两缕头发,额头热滚滚地泛着油光,两颊极红。

倒像个高潮脸。...

铁路街餐饮业二三事 6

一个和谐、民主、高亮的链接。


俩警察把门一关,算是彻底隔绝了铁皮房和清凉世界的最后通道,房顶上电线吊着的白炽灯显然是一个无法令人忽视的热源,发光的灯泡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在晃动,好几个不怕死的飞虫哔哔啵啵地向灯泡上飞撞,倒在墙角映出几个乱扑腾的影子。

秃子歪着头从里屋出来,还不忘了揉着脖子,刚刚被撞的鼻子还酸着,使他的眼角鼻口都泛出了一点可笑的红色,他吸嗦着嘴角的腥气朝地上范川踢过去:“这孙子手太他妈黑了,刘哥,咱二舅不是认识那谁吗,要不然打个电话?”

刘三儿一巴掌削秃子后脑勺一个嘎嘣脆,“就他妈知道二舅,睁你眼瞅瞅都几点了,这点打电话不挨骂啊?”

范川睡得有点发毛,勉强坐...

铁路街餐饮业二三事 5

枯春预售链接


去派出所的路上,两个警察一个开路一个断后,把这几个人围在中间。刘三儿和绿毛两个人呲牙咧嘴地把脏衣服都脱了,冲着范川骂骂咧咧的,被警察拦住喝止。刘三儿跟警察小哥哭诉:“哎呦他喝多了打我们呐,还给我们吐一身,得赔我衣服钱!陪我医药费!”前头那警察躲刘三老远:“你那衣服快扔了吧!”刘三儿瞪着眼睛不同意:“不行!这衣服是证据!我得让他赔!你可得我们做主哦阿sir!”

还阿sir,就知道瞎几把看港片,还真拿自己当古惑仔了。

范川的酒有些醒了,低头跟着走,一声也不吱,身上倒还干净,只是嘴里不是好味儿,有心想喝点水漱漱口,前后左右看了看,又低头走了回去。刘三儿二人周围竖起...

铁路街餐饮业二三事 4

先缩个四儿嚎~

为了答谢新老食客,饺子馆老板娘决定把《枯萎的春天》拿出来搞一搞,纪念一些伟大的友谊,所以在擦灯罩擦抽油烟机擦马桶的间隙里,自己点灯熬油地搞了一个封面(等宣图出来要记得夸好看),然后委托我们万能的主催大人帮着排一排印一印发一发。

所以小伙伴们,你们的支付宝红包即将有地方花了hiahiahia~

毕竟喜欢枯春的人不多,当初放出TXT也是想绝了自己出本的后路,有道是门缝都是用来看扁的,flag都是用来抽脸的,一来我抑制不住给怂老谭加戏的冲动,二来我架不住某些小伙伴的怂恿,三来我自己真的很喜欢这个普通人AU的故事。so,只好自抽一记硬着头皮搞一搞,以飨各位。由于食客太少,本次外卖...

铁路街餐饮业二三事 3

3

朋友,你听说过决斗吗?

不,不是拔出枪对着射的那种。

范川学近身格斗的时候,教官曾经说,遇到比你个子高拳头粗的人,第一是临危不惧见招拆招。第二是先学会挨打,让对方露出破绽,然后聚力反攻。第三是打不过赶紧跑,谁恋战谁傻逼。

但是当怒气冲上头顶的时候,什么闪转腾挪,什么膝法肘法拳法一概都忘记了,就剩下了本能。拳头挥出去的是愤怒,当然脸上也收集了对方的愤怒,胳膊套住对方脖子锁住的是不甘心,当然腿也被别人锁住,两个人一起倒下,把饭馆的桌子砸成一副多米诺骨牌,应声而倒的还有一个筷子笼,满地的一次性筷子被马姑娘踩在脚底下。

“哎呀!别……别打了别打了!那么好看的脸打坏了多可惜啊!”

可惜他...

铁路街餐饮业二三事 2

【黄志雄X范川】

没有具体的时代背景.没有PTSD

不要被这个更新速度欺骗.

2

这是个建在铁路上的城市。

不知何年何月,这里来了一群工人,叮叮当当地建了一条铁路。铁路自南向北,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弯,拐点就是一个火车站。车站建成以后,工人们留在这里继续讨生活,头年娶妻,二年生子,于是便有了一个城市。

寒冷,干燥,充斥着煤的味道。

火车从站里驶出来,只要是向南走的,必然会经过铁路街。铁路街不长,可能只有二三百米,没人量过。火车上更是没人注意这么一条小街,矮矮的几座房子,稀稀拉拉的招牌,一晃就过去了。

但是能在这条街上安安稳稳把面馆开了两年多的人,也不是白给的。范川初到这条街上的时...

铁路街餐饮业二三事 1

玩邪恶混乱的游戏,抽了一对CP——【黄志雄X范川】

于是就想了这么一个没有时间背景的故事,供君一乐。

不会太长,但是更新会很慢。努力不坑。

哦对了,这个故事里没有PTSD


0

离开部队以后,范川拿那点儿退伍金开了一家面馆。交了盘店的钱,再刷刷房子,补上瘸腿的桌椅板凳,再摸摸兜里就不剩下什么了。

范川心里倒也不慌,反正哥们独身一个儿,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从身无分文到有余钱招两个伙计帮手、从开张艰难到每天晚上点流水账点到眼珠子发烫,也不过才用了两年多的时间。范川很是得意,夜深人静的时候忍不住想夸自己果然是个有头脑的生意人,偶尔盘算着再这么攒两年钱,就够个老婆本了。

总...

【东凯】难展芭蕉一片心

不是刀。

————————


喝了酒的小王就像充满了电,每一个动作都清晰而有力量,连笑声的穿透力都成倍增长。

刚开始还知道举着酒杯说场面话,腰杆在一个褶都没有的衬衫里挺地板板直,年会一结束,人群立刻分成两批去喝体己酒,这边是老侯雪导,那边是小王小郭,靳东左右看看,好像哪边都欢迎他,又好像哪边他都不挨着。

小王搂着小郭:“走走走,不带他,他都那么大岁数了!咱哥俩有日子没见了吧……”靳东皱眉头,这小子仗着酒盖脸,什么话都敢说呵。

老侯冲他坏笑:“有人在我微博里夸你是我当家老生,认命吧,中老年组欢迎你。”

中老年组的话题都围绕着艺术,活生生把体己酒喝成了研讨会。偶尔有年轻人...

【东凯】再见

如果不是PS突然崩了,我是不会这样的。

如果不是砖山高万丈,我也不会这样的。

不谈人生。

——感谢的分割线——

等飞机总是无聊的,尤其是晚点的时候。靳东实在是闲得难受,在机场书店里一堆成功学书里翻出了一本张爱玲,忍不住唏地笑出声。多年以前,他把人约在图书馆门口的时候,那个淘小子也是揣着这么一本书装文艺青年,等到两个人筷子打筷子地在火锅里捞肉吃的时候,他师弟才瞪着翻滚的红油蹦出一句:“什么红玫瑰变成蚊子血啊,白玫瑰变成白饭粒啊,文艺青年就是矫情。”

锅子里飘上来的热气都是带着辣的,王凯一双筷子甩得飞快,东西扔下去多久该捞上来,心里该数几秒,似乎对这个淘小子来说早已经钉进大脑深处,该说说...

【楼诚】卖我一个吻

不要在意具体的时间细节,都是瞎几把写的。送给洽总的生贺。

最近搬砖已疯。


年龄渐长,生日照过,岁数却都忘记了。

忘记了也好,反正过生日图一个喜庆和乐,或者家人团聚。在巴黎的时候,每天都是一个人过。那会儿倒是年轻,上完了课便信步乱走,深秋转冬不过就是一场雪的事,天压得极低,云又沉又厚地勉强垂着,到了正午终于下了一场雪。

没有目的乱走的结果便是迷了路,雪化了一半又结了冰,面包石路上的缝隙都被填平,滑得人不禁要谨慎起来,生怕下一个摔了的人就是自己。

不认识的路也有特殊的风景,明楼是第一次独自在外过生日,踏着雪花在初冬的湿意里倒体会出一种别样的新鲜来,雪落在身上也懒得去拂,...

【枯萎的春天】番外之冬暖

盛煊医药公司的老板谭宗明堪称业界传奇,据说滴酒不沾从不送礼,几年内从一个几个人的小破医药代理公司迅速成长为一百多名员工的正经药企,又签下了好几笔援疆药品的大单子,好多人都说这孙子最近挺有财命的。

只有谭宗明自己才知道这点钱赚得有多艰辛,周一到周五,张王李赵刘几位局长挨个喝一遍,他的胃感觉像揣了一把玻璃球,沉甸甸地压着其他器官,胸口嗓子眼挂着一个将破未破的气球,上打不出嗝,下放不出屁,憋得别提多难受了。

赵启平看不下去了,带着他去六院消化科溜达了一圈。虽然几年前已经从六院辞职,现在私立医院混成个内科主任兼副院长,赵启平有些事情还是习惯直接找过去的同事,似乎这样才稳妥方便。

做胃镜还是多少有...

【东凯】一树梨花压海棠

第一次搞这种禁忌之恋,害怕

rps不约谈人生。

搬砖间隙搞出来的玩意儿,不好吃,别吃。

————

老少配这种故事,小说里有洛丽塔,电影里有不太冷的杀手。苏东坡也说,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怎么说也在这演艺圈儿里混了将近三十年,搞艺术的大多狂野奔放,姐弟恋爷孙恋俯仰皆是,什么样的感情搭配没见过?见怪不怪。

微博里热热闹闹地刷一个年轻女星嫁大她二十岁著名导演的新闻,老干部不爱看这些,叫身边的年轻人教他怎么修图片发自己的微博。

“我要打繁体字,你帮我弄弄这个……”

这个年轻人脾气好,教的比他姐姐家那个小侄子耐心多了,怕他记不住,还专门画了个教程给他,送给他的时候也说得好听:...

【楼诚衍生】相思一夜天涯远

赞助黑总一篇龙战于野的3p番外

头一次写这么大场面的船戏,紧张。

——————

得知南洋橡胶公司的那个李董事长与萧景琰洽谈的地点选在了他的地界上,刘彻就有些按捺不住了。他与萧景琰在外界人眼里,还算是和睦,他也算得是萧老大手底下的人,不管是出面做东还是热情招呼,于情于理他都该在这件事上有所表示,但是萧景琰已经有多久没见过他了,他心里也很清楚。

萧景琰见不见他,是萧景琰的事情,他不能装傻不去见萧景琰。幸而萧景琰下榻的地方遍布他的耳目,他想最好还是趁谁都不在的时候——这个“谁”也包括徐安——去见一下这个萧老大。

这就是刘彻既没开车也没带人,独自一人在这酒店楼下抽烟的原因。月亮的影子在寒夜里...

©饺子皮® | Powered by LOFTER
1     /     5